页面载入中...

《时间去哪儿了》 金砖五国电影人合作起点

  据南博相关负责人介绍,尤其是周末和节假日,有众多观众在场外排队长时间等候入场。人流拥挤让博物院不堪重负,不利于文物保护,也影响参观者的参观感受和兴趣。无论是从观众的观展体验还是从博物馆的安全运营角度考量,都有必要对每日的参观人数进行限流。

  据了解,南京博物院于2019年1月25日采用了全新的参观预约机制,取得较好的成果,较以往提升参观舒适度。

  “通过票选,第一名是洛夫,第二名是余光中,俩人只差一票。”于是这就有了“洛夫被评选为台湾当代十大诗人之一,名列首位”的说法。在杨宗翰看来,虽然这一票选结果不一定能成为定论,但“这是一项庄重的、学术的(而非可供消费或炒议题式的)票选,带有一定的文学史意义,最适合的主办单位自属学院研究机构与学术刊物”。

  更具有说服力的,在杨宗翰看来,是两位诗人的持续创作能力的比较。杨宗翰在撰写《台湾新诗史》时,从1950年代开始,以十年为一个时间段,直到21世纪,他发现,“洛夫是唯一一位每个阶段都榜上有名的诗人。余光中到后期就没有了,作品的质量下降很多。”杨宗翰认为,正如同奥登所言:写一首好诗不难,难的是在不同的阶段包括创作的最后阶段,总能写出不同于以往的好诗。“洛夫就是这样,居然从少年到现在,每个十年都有代表作出来,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在诗史里面讨论他,这是一个很雄辩的证明。”

  “而且他的风格多变,诗歌题材跨度很大,不论是经典性的《石室之死亡》,还是比较戏谑的《隐题诗》,他都能驾驭。他是具有不同面向、十分繁复的诗人,不是一两句话可以概括的。我称他为诗魔,就是说他的技法多端,跟变魔术一样,拥有魔法一样。当然也有说这个魔是恶魔的魔,看你怎么理解。”

admin
《时间去哪儿了》 金砖五国电影人合作起点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